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玄幻 > 苏贵妃 >第1章 舅家

第1章 舅家

作者:恒春字数:2950更新:2024-07-10 20:35

乾封二年,西秀县。

“娘!盼琴姐不过是寄住在咱家,你为什么让表姐去,不让我去,不给我也报上名,我哪里比她差?”一名身穿嫣红锦缎襦裙的少女正怒气冲冲的站站在窗边,对着那小榻上的美貌中年女子大声嚷着。

“我家婉婉自然是亭亭玉立、容貌秀丽。”吴氏是程婉婉的母亲,自家的孩子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好,“你以为那宫里是好去的地方,那里的人心比谁都黑,兴许你还没见到皇帝的龙靴就被人给害了去。再说,那皇上脾气可是不好。”

这乾封帝本是贵妃之子,但郑贵妃走的早,而作为七皇子的他并不受宠,十六岁就被先帝派去了西北戍边。当然也正因如此在六王之乱之时他避过了众皇子的锋芒,而最后又凭借西北的军功回京夺得了皇位。

现在乾封帝现已登基半年,国事渐安,但子嗣单薄,后宫也是空虚,只有堪堪数人。便有臣子进言意欲举办选秀,挑选德、言、容、工俱佳的未婚女子入宫,充实掖庭,为皇家开枝散叶。这本应是光耀门楣、众人期盼的盛事,却因为去年那赵侧妃不知犯了什么事,让登基前的皇上亲自一剑砍了去,使着有些官家人家也不敢送自己的宝贝女儿给这么个传闻中嗜血帝王,因此传闻这次参加选秀的人数是开国以来人数最少的一次。

吴氏一想说自己家孩子也许会被暗害了去总是晦气,连忙道:“你姑母的嫁妆现在可都在咱家,当年老太太最宠爱你大姑母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了她,现在由给了那苏盼琴,她若是去选了秀女,能带走多少,这成箱成箱的好东西岂不是全留给了你。”

程婉婉想着那年苏盼琴刚来的时候,那手上戴着的一对翠玉镯子,水头足的自己在西秀县最大首饰铺子里都没有见过,不由道:“那可是全部给我?”

吴氏笑着戳了戳程婉婉的脑门,笑道:“娘就你这一个女儿,自然是好东西全部给你留着。趁着你爹这几日不在家,娘赶快给她报上名去。要不你爹少不得要给他那亲外甥女好好商量起来,兴许以后要我再给她备上一副嫁妆呢。”说着吴氏话锋一转,道:“上个月,那张司户派人来提亲了,他家的小儿子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你可是中意那张文远?”

程婉婉听到娘亲说起那张家公子,秀脸一红,就扑到了母亲的怀里,母女二人的自是亲亲密密的说了半夜的话。

西南侧的小院子中,一名穿着褐衣的老嬷嬷推开门匆匆进来,“姑娘,姑娘!不是和姑娘说,这夜里看书,对眼睛可不好,姑娘怎么就是不听呢?”

只见苏盼琴月白色的中衣外松松披了件秋香的半旧外衫,一头漆黑的长发没有绾起,随意披散在单薄的双肩之上,正拿着一本书靠在桌前看着。

看见乳母崔氏进屋,她放下笔,轻轻甜甜地叫了声:“嬷嬷怎么来了?”

苏将军战死程氏殉情后,盼琴的大舅父程立就派人接了苏潜、苏盼琴兄妹来程家住着。崔嬷嬷是母亲程氏的陪嫁,以前也是一直在程家伺候着的,“那吴氏自己的女儿不舍得去送去宫里,到是要送我家琴姐儿去那地方受苦。”

“琴姐儿,不如我们给潜哥儿传个信,看他有没有办法?或是我们装病,等着大爷回府,不让那吴氏磋磨了姑娘。”苏潜现在仍然去了那北边从了军,走上了苏家男子一贯走的路,而大舅父程立现在也去临县出了公差。

苏盼琴知道自己是定要去选的,道:“哥哥收到信怕是我都到京城了,再说舅母都给我报上了名,就算舅舅回来也是改不了了。嬷嬷,不要担心,许我也是选不上,十天半月就回来了。”只能安慰孙嬷嬷,让她不要太过担心。

看着愁眉不展的乳母,苏盼琴的心中也起了波澜。这到底是想办法落选好呢,还是远离那书中的女主好?

就这样,今夜程府中有好些个人没有睡好,有的兴奋、有的谋算、有的担忧、有的思虑。

************************

五天后的一早,程婉婉早早来把苏盼琴叫到吴氏的院子,来告诉她已经通过府选的“好消息”。

“表姐,明日你可是就要去京里了,东西可是收拾好了。”程婉婉平时没少到苏盼琴这里来顺东西,只是这次想着苏盼琴只能带着个小包袱上京,大姑那整箱整箱的好东西都要要成为自己的了,不由也大方了起来,娇声道:“表姐记得带点东西,做个念想。”

吴氏自然要比程婉婉老练许多,看着容貌标致的外甥女,用慈爱的声音道:“这是舅母的一点心意,银子不多单是应该够你在路上用了。你去了京里,可就一切只能靠自己了,万事要小心。”她说着一顿,“听说这宫里人心黑的很,你又爱写写画画,这些东西能少则少,也不用常常写信回来,到时候落人口舌。”

苏盼琴一听就明白吴氏的意思,她们吞了自己那么多箱的嫁妆,然后就只给自己留下这次上京的路费。并且以后也是不打算管自己了,所以叫自己没事不要写信回来,写了她也是不会管的。

“谢谢舅母,那舅舅、表哥回来就麻烦您替我向他们道别了。这几年,舅舅、舅母你们也是费心了。”

吴氏以为苏盼琴年纪还小,定是不会明白自己的如意算盘,反而还感谢自己,不由心中一乐,连声道:“你和潜哥儿都是我们的亲外甥,照顾你们是应该的。”

苏盼琴不想再听吴氏的虚情假意和程婉婉的洋洋得意,这些以前自己看的太多了,便不想搭理她们,借着自己还要收拾东西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孙嬷嬷看到盼琴回了,这几日日日流泪的眼中又泛起了泪花,“这吴氏真是黑了心,想要吞了太太的嫁妆不说,还要把姑娘送到那吃人的地方。”

“嬷嬷,听说秀女是不能带人的,你可还要留在这程府?”

“老夫人、太太、姑娘你们都不在,老奴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要不,姑娘我去京里照顾你?我不和秀女一道,我自己搭车去!”说着,孙嬷嬷就想转头回自己屋里去收拾东西。

苏盼琴一把拉住她的袖子,“丁二哥的媳妇不是要生了么,你去了京里能不能见我且不说,你那没出生的小孙孙你想还不想?”

孙嬷嬷有两个儿子现在乡下老家,想到自己的儿孙,孙嬷嬷一时也犹豫起来,自己若是随姑娘去了京城,自己的孙子们怎么办,岂不是很难再见到。

看着孙嬷嬷的神色中露出了几分犹豫和不舍,苏盼琴道:“嬷嬷,我还想那吃你做的那个红枣糯米糕,你再去给做上些,我想明日带在路上吃。”

孙嬷嬷听到盼琴的话,眼眶又是一红,不由连声道:“哎,哎,老奴这就去,这就去。怎么能饿着我的琴姐儿。”

看着孙嬷嬷快步离开的身影,盼琴不由想到穿到这里孙嬷嬷对自己的照顾,神色也是一暗。然后心中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规划。

她记得小说的一开始的场景就已经是苏盼琴被封为御女,不小心替女主吃掉了梁昭容给的水晶枇杷膏,起了一脸的红疹子,然后久治不愈消失在后宫的角落里,再也没有提及。盼琴心中暗恨自己当时为何没有多看几章,或是直接翻到小说的结尾看谁笑到了最后,好去抱紧那人的大腿。

罢了,此次能保住性命就好。

苏盼琴起身,默默的开始收拾自己的小包袱。她打开装着衣服的箱笼,翻翻找找,最后选了两件水蓝色、鹅黄色的短襦,两条月白色、丁香色的长裙、一条水绿色的半臂,衣服不多也够搭配几套了。程氏给盼琴留下的首饰很多,有的样式喜庆夺目,比如一对金凤衔红的发簪,很显然是当年攒着给盼琴嫁人时带的,如今也是用不着也不敢用了,苏盼琴只能从中挑一些小巧精致匠心独具的首饰带在路上。然后,她伸手从绣篮中拿起了几个样式普通大方的荷包,将一些自己之前悄悄藏好的银票、地契和苏父留下的一对玳瑁扳指分别装了起来。

清晨,苏盼琴早早的起来拿好自己的小包袱和孙嬷嬷做好的红枣糯米糕,和吴氏、程婉婉到了别,坐上马车去府衙集合。

看着那母女二人发自肺腑的喜悦,以及哭的不能自已的孙嬷嬷,苏盼琴招了招手,真正离开了这寄住的舅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Copyright © 2019-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