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都市 > 绝品驱魔人 >第一章 梦魇

第一章 梦魇

作者:叫大叔字数:3731更新:2024-07-09 19:55

急促的风,刮得脸盘生疼。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系安全的椅子上自由下落,恐惧瞬间弥漫全身,不由自主地冒出一身冷汗。

离地面越来越近,心跳就越来越快。无法紧闭的双眼,能够看到地面上拿着镰刀的死神似笑非笑的嘲弄。突然上方一声巨响,残破的飞机在火光中被吞没一干二净,竟然没有一丝残骸飞出。

仿佛在下一秒,全世界安静下来。不,应该说全部的事物都静止了。自由下落的椅子,在大火中的飞机,还有,地面上嘲笑着的死神。

一个年轻的身影闯入了这个静止的维度,在火光下露出了清秀的模样。青年缓缓走近下落的人儿,瞥了一眼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蛋,手掌发出淡淡的光辉,向前轻轻一抹,眼前的场景化为青烟随风而去,留下空荡荡的空间。

青年对着空间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桀,桀,桀.....”在青年前方的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道虚幻的黑影,“我没想到,你能够在梦里找到我。”

“能请你停止制造噩梦吗?”

“噩梦?噩梦,不也是现实么?”

一个手持镰刀的死神出现在青年背后,无情的刀刃直接朝着青年的头颅劈下。青年微微侧身,巧妙的躲过了带着血光的刀刃,一只手散发着光芒按在死神的腰间,低声说道:“驱散。”高大的死神呼吸间化为灰烟。

“我原本想客气地请你离开。”

“离开梦吗?哈哈哈······”

在笑声中,消失的死神再次出现。

一个,两个,三个······

“可我就梦啊,我是众生的梦魇!”

很快持刀的死神难以尽数。众多的死神包围着青年。面带不屑,散发着杀气,仿佛在下一秒就要蜂拥而上。

“还要玩这种把戏吗?”纵使面对着万马千军,青年依然无所畏惧。

“不是把戏,是杀气!”黑影出现在众多死神上空,宛若领袖。死神们亮出锋利的镰刀在黑影的一声令下一拥而上,若如狂怒的江河,疯狂的海浪。

青年双手结印,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灵,散发出圣洁光芒,大喝一声:“驱散”。为数众多的死神竟一下子全部随风而逝。青年自腰间拿出一把刻满符文的黑色刀刃,转眼间来到黑影面前。

“什么!”黑影分明感受到了青年手中的武器能够伤害到他。

能在梦里威胁到他的武器!

黑影怕了,但却无法阻止眼前的青年。这一切来得太快,黑影根本无法躲避。

“不,等一下。我愿意离开。”

“太晚了。噬。”青年毫无犹豫挥下刀刃,将黑影劈成两半。黑影怪叫一声,黑刃发出奇异的乌光将两边黑影拉扯进刀刃之中,微微颤抖,然后恢复了常态。

“哎。”青年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看着手中的黑色刀刃,轻声说道:“化身为梦,本身就是一场噩梦。”

再次睁开双眼,回到了现实世界。青年坐在椅子上,能够感受到空气中的温度,以及,有些刺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随着青年人苏醒过来,在这个房间所有沉睡在病床上的人都逐渐苏醒过来。他们各自的亲人都转忧为喜,拥抱着,询问着,喜极而泣着的。原本惨淡的房间,恢复了些许生气。

“麻烦让让,让我们看看病人。”收到病人苏醒消息的医生们第一时间赶来,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结果都只是比较虚弱,后期吃些食物营养即可。

医生们暗暗称奇,对于这一群因不明原因的病号,他们完全束手无策。生命特征完全正常,脑部活动正常,一系列检查下来,这群人,完全是在深度的睡眠之中。但为什么怎么叫唤都没有醒过来呢,医生们无法解释,为了方便治疗观察,医院将一模一样病征的病人集中在一个房间里。

无论如何,病人都无大碍。至于为何昏睡不起,现在又为何突然苏醒,已经不是要去深究的事了。

青年站起来环视全场,看到了之前被梦魇拉入梦境的魂魄都归位了。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口袋里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任务完成。”

青年走出了医院大门,出来已是深夜,圆月高挂,星辰微闪。青年回头看了这个常年阴气深重之地。哀嚎的魂魄,不甘地叫声,以及更多游离的鬼魂。寒风吹拂,青年不由得打了冷战。

“我讨厌医院。”不由自主的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夜幕灯光氤氲,薄雾飘荡。长长的小路在夜幕的掩护中不断延伸。为了赶上末班公交,青年开始小跑,却一个不留意在一个拐角处,撞到了一个同样冒失的人。

“哎呀”

青年迅速稳住身形,顺着惨叫声的方向眼疾手快地拉了眼前的人一把。让她不至于跌倒。

“对不起,先生。”还没的青年开口,对方就先道歉了。和让青年尴尬地笑了笑。

借着昏黄的路灯,青年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皮肤白皙,身材高挑,身穿运动服,却面容憔悴,眉宇间有些慌乱,似乎是在赶路。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说话间,有一只猥琐的鬼魂大叔正要对女孩子袭胸,青年狠狠得瞪了他一眼,鬼魂大叔被震慑住了,深知眼前青年不一般,讪讪地离开了。

女孩抬头瞬间刚好碰上了青年凶横的眼神,以为青年生气了,甚至可能要教训教训她,以至于更加使劲地道歉。

“是我不对,先生,是我走的太急了,有没有哪里受伤了,我愿意赔医药费给你······”

女孩越急,语速越快,听得青年头冒黑线,都来不及解释一两句。

“咳咳,”青年轻咳两声打断了女孩一连串的话语,“不碍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晚上不要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乱逛,这里的坏······(鬼)人很多。”

未免女孩担惊受怕,以为自己有什么不良企图,青年说完转身就走,因为他还偶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赶上末班的公交。不然要打的回去,价格可是死贵死贵的。

“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青年头也不回往后抛了一张劣质的白色名片,卡片前面是一些简介,后面一面画着一道符咒。女孩在慌乱中勉强接住了。

“灵异论坛······王石头······”女孩看呵名片默念道,后面忍不住吐槽一句:“好土的名字。”

“糟了,老爸······”短暂失神之后,想起了砸了人家东西被扣留的老爸。随手将卡片塞在口袋里拔腿就跑。

皇天不负赶车人,王石头愣是追到刚刚启动不久的公交拦下了车子顺利上车。

这个终点,公交里就只有零散的几个人。王石头直接走到最后排的位置坐下了。

“哎哟哟,小石头,那个女孩真不错。”石头旁边出现了一个虚浮的鬼魂胖子,他盘腿坐在了椅子上。“你小子终于开窍了,虽然撩妹子不咋滴,但总算是懂得留一手。”

“那个女孩子印堂发黑,鬼魂拢聚,我是在帮他驱赶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王石头瞥了胖子一眼。“话说回来,负能量,你刚刚到哪里去了?”

王石头,是一名驱魔人,一身的驱魔手段出自于远方老家的爷爷。三年前,石头爷爷将石头踢出家门,让他去游历四方,驱魔卫道,说没找到媳妇就不要回去了。于是,石头就收拾着简单的行李出门了。而他身边的这个鬼魂,石头把他叫负能量,一年前石头在一棵老树下遇到了他,阳寿未尽却因变数而死成为了游魂。一般游魂只能够在死去的地方方圆数里的方位走动,可偏偏胖子是选择在一棵万年槐树之下,魂魄吸收了自然之阴,阴气内敛,执念飘散,又经过了百年一次的月食余晖的洗礼,现在的胖子魂魄非常强壮,脱离了游魂的范畴,思维更胜常人。唯一的后遗症就是遗忘了生前所有的记忆。石头遇见胖子的时候,颇为惊讶,他第一次见到既无怨气又没有煞气却强壮的鬼魂,简直有点像爷爷身边的,狗?

石头摇摇头很快排除了这一个荒谬的想法。那只狗可厉害多了,怎么会像眼前这个胖子那么胆小。在得知石头是驱魔人的时候,胖子一脸惊慌像个小媳妇躲在了槐树后张望。盯得石头一脸黑线。冲着胖子喊道,我说胖子,你给我出来,我又不会强暴你。他可是从来不会对没有恶意的鬼魂下手的。石头又问了胖子一些问题,胖子表示茫然,一无所知。石头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只奇怪的鬼···胖子。石头再次确认胖子的确无害之后,便要继续赶路,往下一个城市走去。鬼魂胖子也意识到了石头的不会伤害他,他不想一直呆在这棵树下。要知道,树下的时光多么无趣,简直闷死他了。于是胖子就一直跟着石头,时间久了,彼此竟也混熟了,由于胖子忘了自己的名字,整天喜欢时不时的在石头耳边散发负能量,于是石头就叫胖子负能量。胖子居然跟石头说,这个名字有点亲切,让石头一时间无言以对。

“这个,我刚刚去了躺洗手间,嘿嘿······”胖子讪讪的笑,而后迅速岔开话题,“这一次是什么坏鬼在捣乱。”

石头也不拆穿胖子上厕所的借口,说道:“是梦魇。”

“居然是梦魇”胖子呆在石头身边,也学到很多鬼怪方面的知识:“生前喜欢做梦,最后死在梦里的人,成为鬼魂之后化作梦魇以梦为恶,以恶为喜,以魂为食,这可是很少见的鬼魂呀。最后怎么样了,石头,是不是抓到了,能不能给我看看。”

“梦魇不可抓,不可劝,我把他除了。”石头淡淡的说道。

“可惜了。我还想见见传说中的梦魇呢。”负能量哈哈大笑,一副气吞万里长江的豪迈之气油然而生。

“其实我跟你开玩笑的,”石头拿出了一块碧绿的小玉环,“我将梦魇困在了锁魂玉内了,要不,我把你丢进去,让促膝长谈,培养培养感情。我敢肯定,梦魇一定会对你这么丰满鬼魂感兴趣的。”

说着石头就要比划着施法手势对准了负能量,负能量顿时一惊一咋,瞬间变成了一个柔软的胖子,穿过铁皮,往后翻了好几个跟头,落在地上消失不见了。

“都说是开玩笑的。居然可以跑那么快。”不过胖子的反应在石头的意料之中

石头一手托腮,望着迅速倒退的路灯,陷入了沉思。脑海里回响起爷爷的话:

“与梦魇对决,必除媒介,媒介不除,梦魇再生。”

路灯在夜幕中形成一道轨迹,石头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嘴里喃喃道:

“何为媒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Copyright © 2019-2022